邵仲义 纪念馆

姓 名:邵仲义

生 辰:年月日

民 族:汉

籍 贯:上海

祭 日:2013年3月28日

捐 献 日:2013年3月28日

工作单位:江苏大学

 

08-08
游客
04-03
游客
08-07
游客
04-11
市红十字会
11-15
游客
04-07
游客
08-19
生命永恒

生平简历

邵仲义是江苏大学基建处的退休工人,曾就读于上海第二医学院,先后在华东工业部、河南农机局、国家一机部等单位工作。他在文革的时候因为身份不好(资本家出生),被批斗和打压,没人愿意和他交往。1981年调至镇江工作。他一生未婚,孤居一人,生活朴素而简单,至今还是租用单位58平方米的公房,每个月还要扣房租。邵老生前资助200多名贫困学生,死后捐出遗体和全部近60万存款。“百万善翁”、享年81岁的退休教工邵仲义的追思会31日在江苏大学校园里举行,全国各地的受助学生、师生代表闻讯自发赶来悼念。

最新留言

您是我们民族的骄傲,永远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,您的精神永放光芒!

镇江市红十字会

托弟弟把近60万存款捐出   邵老是江苏大学基建处的退休工人,曾就读于上海第二医学院,先后在华东工业部、河南农机局、国家一机部等单位工作,1981年调至镇江工作。他一生未婚,孤居一人,生活朴素而简单,至今还是租用单位58平方米的公房,每个月还要扣房租。江苏大学退管处处长汤静霞告诉记者,28日上午9点多钟,一名送报工人到邵老家送报时,发现老人歪睡在客厅里,就急忙告知了退管处。随后赶到的镇江120急救中心医生,证明老人已经离世。“27日下午5点多钟我还和他通了电话,我们还聊了10多分钟”,昨天上午,在江大专家楼内,从上海赶来办理丧事的弟弟邵渊悲痛地告诉记者,当晚9时许,他准备上网跟邵老QQ聊天时,却发现哥哥的QQ灯不亮。当时心中隐隐觉得有点不对,“但没想到哥哥就此走了,当时电话中他还很开心地跟我说"拜拜"的……”   邵老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并发症,最近一段时间腿脚发黑并出现腐烂,疼痛得无法下楼行走。许是感觉状态不好,就在离世前一个多星期(20日左右),他委托汤静霞帮他办理捐献遗体的手续。“给邵老送协议书的时候,他已经早早把章准备好放在了桌上,看到协议书他很高兴,说自己年岁大了,还能为社会贡献最后一份力量”,汤静霞遗憾地说,学校安排了志愿者隔天为邵仲义打扫卫生,做些日常杂事,星期二刚去过,没想到他周四早晨就离开了。28日当天,邵仲义离世后,汤静霞就遵照其嘱托,联系了学校医学院将其遗体转交给镇江红十字会。   “我们一共有5个兄弟姊妹,都办了捐献遗体。”邵渊说,哥哥生前就多次和家人说过,身后要捐献遗体,然后要把所有的存款捐献给学校的贫困学生。30日,邵渊从校内多家银行取出了哥哥的全部存款597457.6元,加上学校拨给的4万多元丧葬费,全部交给了学校。“这是哥哥的决定,我们全家都支持他。”邵渊说。   6年前捐50万“报恩款”资助大学生   汤静霞告诉记者,邵老从上世纪80年代末就开始资助学生,他常常喊上学生到家里聚餐改善伙食,让考研的学生住在家里安心学习。2007年,他收到了一笔7万美金后兑换成50万元的“报恩款”,一下全部捐了出来设立了“爱生助学金”,仅这一助学金,就有200多名大学生受益,而老人却一直不愿透露自己的名字,受助的大学生至今不知道是何人帮助了他们。   “那是一笔报恩款,我们5个兄弟姐妹每人都收到了一份。”邵渊说,“报恩款”是2007年远在加拿大的表哥汇给他们的。表哥在战乱时期无事可做,邵仲义的母亲拿出陪嫁的一枚戒指资助其赴香港谋生。感恩于邵仲义母亲的恩情,表哥汇给了他们兄弟姐妹5人每人7万美元。“哥哥的条件并不富裕,50万元无疑是笔巨款。收到汇款后,哥哥就和我们商量着,将这笔钱全部用于资助家庭贫困的大学生。”全家人都非常支持这个决定,因为他们从小接受的家庭教育就是要乐善好施,“报恩款“这样用最能体现它的价值。最终邵仲义设立了“爱生助学金”江大金额最大的以个人名义设立的助学金,专门用于资助品学兼优的贫困大学生完成学业。邵老生前曾经一再表示:“把报恩款用在学生身上,是我最大的欣慰。我不图学生的任何回报,唯一的期望就是希望他们学有所成,将来能够回报社会和他人。”   擅长程派青衣,烧得一手好菜   “哥哥一直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,也是个快乐的人”,杜月芬告诉记者,哥哥总是替别人考虑得多。她举了个例子,邵渊原本是不会上网更不会使用电脑的,但去年春节后邵老的腿部并发症加重,下楼不太方便,几乎所有电话都在家中接听。由于老人所住的公房隔音效果不好,他担心老是通话会影响到隔壁邻居,于是强烈要求邵渊学习电脑,两人在QQ上聊天。正是迫于哥哥的“压力”,邵渊去年春节后开始学电脑,在儿子邵懿泓的手把手指导下,硬是一点一点慢慢学会了开机、上网、登录QQ然后聊天。   事实上,邵老的日子一直过得非常充实,他是江大出了名的京剧票友,尤其擅长程派青衣。在其家中藏有很多的京剧书籍。此外,老人还很喜欢摄影,昨天邵渊给记者出示了哥哥的卡片相机,记者打开一看,里面最近的照片就是镇江上月的一场雪景。白雪覆盖下的江大校园妖娆旖旎,老人如果没有一颗热爱生活的童心,又怎会在冰冷的寒天,不顾腿脚的剧烈疼痛,还拄着拐杖从二楼下到校园拍摄雪景呢?   还有,邵老烧了一手好菜,邵老兄妹五人,虽然在不同城市但感情极好,在邵老腿脚还灵便时,家人每年都会在北京、上海或其他城市聚会,而每每此时,邵老总要大显身手,“他忙出的一大桌菜,比饭店口味都要强!”杜月芬赞许道。而除了家人尝到邵老的手艺外,老人资助的太多贫困大学生,也是老人高超厨艺的品尝者。   说到老人何以终身未娶,据邵渊介绍,哥哥是有过心仪对象的,解放前他曾跟表妹谈过,而且用情很深,但解放前夕,表妹一家去了台湾。此后,邵老就把个人大事看淡了。   离世前身上现金仅24.1元   尽管腿脚已是十分不便,到最后已经只能是一步步挪动,但81岁的老人还是自己做饭洗衣。由于经常和邵老接触,汤静霞还了解到了邵老“江大善翁”之外的一些“内幕”:校园里卖菜的小贩,对邵老都挺有“意见”,“小贩们都说邵老挑三拣四,买个青菜都要货比三家,经常称好了嫌贵就不要了!”所以,那些菜贩子们都知道江大生活区有个会还价的“抠门”老汉。但是,菜贩子们不知道,邵老每两个星期就要把其资助的在校贫困学生,喊来家里改善伙食,而满满一大桌菜,老人常常提前三天就要准备。   “邵老独居一人,身体状况越来越差,我们都不放心。”汤静霞在年初曾经建议邵仲义到养老院生活,听到每个月1710元的费用后,邵仲义说了声“我再考虑考虑”,事后他又告诉汤静霞,价位太高自己不能接受。同样,老人行动不便后,江大退管处及邵老的家人,都曾动员老人用个保姆,但老人算算费用后,还是拒绝了。   “他对自己太苛刻了,东西都用得旧得不能再旧,没有留下一件像样的东西。”邵渊和家人在哥哥家收拾遗物时,非常感慨,“他的衣服都是我们买的,他对自己苛刻,却一生都在做着善事。”而记者了解到,邵老身上所存的现金只有24.1元。随后在邵老的家中,杂乱中几乎看不到一样值钱的东西,映入记者眼帘的一张席子,中间已经破了一个大洞;在其空空的冰箱内,半盒豇豆已经霉变。几只堆在墙角的破旧箱子,有的竟然还是解放前的。“处理老人的遗物时,发现老人睡的棉花胎都变黑发硬了……”汤静霞说到这里,眼圈发红。   由于实在没有什么东西能留下,哪怕是做做纪念,最后老人的大部分遗物都露天焚烧了。“没想到邵老能存下这么多钱,他的钱都是一点一滴省下来的!”汤静霞说,这笔近60万元的善款,将由她转交给学校学生工作部门,按照邵仲义老人的意思,“每一分钱都真正用到贫困学生身上。”

2015年3月25日游客

当前:1/1页 10条/页 总计:4  首页 上一页 下一页 尾页